文身是件上瘾的事

三个月前在杭州旅游的途中,经过一系列思想斗争,去文了个身。很怂,只是一个很小的字母。

看我很怂,文身的姐姐跟我说:没事不疼,我是这扎针最稳的。事后皮糙肉厚的我感觉,真的不疼,几乎没感觉。

文之前总想着文得越小越好,文过后又嫌小。

好在我的名字也带着一个y字,所以不管怎样,我应该都是不会后悔的。

上瘾,但是也不会再文了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